庐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2-7 12:04:48 | 查看: 9| 回复: 0
  鹿鼎记 小说 在线牛肉干内蒙古
  曾轶可给《一个》app写的短篇小说在网上雷倒了很多人,大家把好不容易对她音乐才华给出的认可又收了回来。
  线年夏天参加“快女”比赛被骂被争议到现在,一眨眼已经四年了,她之后发行了三张专辑竟然一张比一张精彩成熟,不管是不是始终只让人记得绵羊音和《狮子座》,她也还是在歌坛获得一席之地。那届的冠军不是她,她却是最让人记得住的一个—能被记住,已是选秀歌手的最大财富。看看今年的选秀比赛,我们不去讨论各家都比出了谁、得到了什么结果,单就某些人气比赛的诉求而言,就好像跑偏得有点严重:所有一轮轮晋级的选手,都在飙高音秀转音拼破音。以某收视率屡屡创新高的赛事为例,比到后来,男选手除了一两个走苏打绿吴青峰的路线外,几乎全是烟嗓型,其中大致可以分为低沉呜咽型烟嗓和高亢撕裂型烟嗓两个方向。嗓子不劈不分叉仿佛不能诠释歌曲,声音不破不呐喊好像就不算拥有人生,不禁疑问:这个“新奇特”的评判标准从何而来?
  歌坛从来就是百花齐放的,不同风格类型的歌手各显身手,在某个时期也许会有某个特定风格占上风,但终究还是要给听歌的人丰富的选择,各花入各眼。乱叫小说只会扯着脖子吼高音、而低音部分音准一塌糊涂的,这不叫会唱歌;转着脑袋转着手指转着每个音的,这也不叫会唱歌;边唱伤感情歌边对着观众欢乐大叫“会唱的一起来”的,这不是在唱歌;有人生悲惨故事的不见得会唱歌,但能把歌里的故事唱出来的倒真的算会唱歌。可是,用评委的力量把某种单一的唱歌技巧或者风格推崇为唯一标准,这绝对棒杀音乐的多样性。先不说看一期节目耳朵都要被各种裂了的声音震疼了,单就两个本来在海选时还算美声的选手像泼妇骂街一般面对面毁了一首歌却还被评审老师夸厉害而言,这样的评判和引导甚至近乎邪恶了。
  听故事增加对选手的了解,观众可以接受—尤其是中国的观众,乱叫小说已经到了没故事就不爱看比赛的地步,但这么毁坏音乐的本来面目,剑走偏锋,也实在和“应试教育”没什么分别。电视节目虽然曾被说是“娱乐至死”,但别忘了它不论在哪个时代都拥有的“引导”功能,我们不指望观众靠看电视学知识练唱歌,但最基本的审美不能就这样被带歪。即便是最容易被误解的摇滚乐,也不是乱无章法的一通吼,更何况本该低吟浅唱的抒情歌。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