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2-13 17:54:04 | 查看: 10| 回复: 0
  庐江金牛中学官网庐江小姐
  近日,在网上多个平台又爆出一则猛料,安徽的大学美女老师王慕清被人当街拉横幅爆料是小三,消息在各个平台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瞬间也引起了大家的广泛讨论。
  根据网友随帖子发布的图片显示,有人在公开场合拉出四幅红色条幅指称“安徽大学团支书王某某插足婚姻当小三请人民群众为我做主。”
  而根据百度所得出的资料,上述当事教师王某某现任安徽大学团委副书记,此前曾担任安徽大学经济学院专职辅导员、院团委副书记。
  照片显示该老师面容姣好,气质大方,比较有书卷气息,一眼看过去就是那种很有气质的女性,给人感觉很清纯。
  而事实上,由于长相比较出众,该老师确实曾经获得不少在公共场合露脸的机会,根据资料显示王慕晴在2012年还曾经参加过全国最美辅导员的评选,获得了广泛关注。
  当年的参赛资料显示,安徽叫胡雅琴的王慕清是安徽大学经管学院的辅导员,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的高材生,是国家三级 心理咨询师。曾经作为嘉宾上过《非常了得》。节目播出后,大家都喜欢她的气质,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气质尽显,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美女。很多毕业生望图兴叹,表示自己毕毕业太早”“想再回去读 大学”。
  近段时间以来关于大学里面的负面新闻并不在少数,此事再次证明大学里面的破事儿其实和老师关系不是非常的大,看看大学里面上课的那些女老师,一个个都是学历的很高有一定学术能力的的女博士,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怎么可能会是这个貌美如花的团支书呢?
  有老司机表示在大学里面漂亮的姑娘,一般都在办公室里面的各个部门各个单位各个机关,貌美如花和第三者插足和被传说为李莫愁、灭绝师太的大学女老师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即便是第三者插足,往往也是别人插大学女老师们的。
  很多人说女老师如此,大学男老师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是往常的谣传一些出轨的大学的男老师,一般也都是在大学各个机关养尊处优的有钱有闲有心情的有权力的那部分人。普通老师在层层监管之下,哪敢伸手?伸手必被抓。
  你当我们谈论大学世风日下,其实真的和老师没有关系,老师也只是大学里面的旁观者。
  真的有心情有兴趣,把精力集中在这位团支书他的家庭背景是什么?是如何当上团支书的?和那个男的是不是真爱?那个男的又是谁?有什么吸引她的?或许这些个八卦比谈论什么大学老师道德败坏要更有价值。
  这种拉标语的大字报文化结合现代网络媒体的曝光,充分满足了吃瓜群众的猎奇心理,也满足了曝光者的报复欲望,然而每个个体,每个灵魂都有那么复杂经历,每段感情都有偶然和必然,如果单独几个标签就能概括,那人生就没那么多爱情和遗憾了,所有人也就和流水线生产的产品一样了,男人分成几类,女人分成几类,然后穷尽搭配的可能性,按预设的人生活下去就行了咯?
  值得一提的是在微博上某娱乐博主转发了这一消息跟广大网友吃瓜后,王慕清本人则第一时间在下面回复:造谣成本低,请勿中伤。并在其他媒体渠道表示自己已报警。
  在大字报满天飞的当下本人回复如此迅速实属罕见,但是网友们对她的回复似乎不是很买账,表示:人家敢在大街上拉横幅,没点证据敢承担着法律责任这样子豁出去跟你拼么?
  这次的瓜有点儿懵,只能说,王老师确实有点好看,至于有没有当小三,这个,让子弹飞一会儿,我们先不要断言吧。
  因为公众号平台更改了推送规则,如果不想错过八妹的文章,记得读完点一下“在看”,这样每次新文章推送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安徽叫胡雅琴的
  甚至在今年热播的各种聚焦女性的电视剧,更是把婚姻、第三者、出轨,这几个字眼,演绎到极致。
  而那几年也有一个人因为“打二奶”,成为了著名的“二奶杀手”,这就是张玉芬。
  在23年前,张玉芬这三个字是令所有男人和部分女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她自己说:
  但是被搅乱的社会原本是什么样子?那些年找张玉芬寻求帮忙的人,他们希望从张玉芬那里得到解救,从那些困苦不堪的婚姻深渊里走出来,最后有成功重生的吗?
  2003年11月,西安女子张玉芬联合九位家庭妇女成立全国首家女子侦探所,“西安火凤凰商务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火凤凰”一开始存在的目的是为受伤害的妻子搜集丈夫包“二奶”的证据,第一批客户是她们自己,张玉芬也说,“打二奶我是第一个”。
  但是一旦打起来,他们都会去拉架,七八个人分工明确,带着录音机,你要问她是不是去拉偏架了,张玉芬非常坚定地回答“我就是去拉偏架的”。
  1997年6月,张玉芬追了三个月,找到了丈夫和“二奶”居住的地方,她称之为“窝点”。
  在此之前的4月15日,她接到了一通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告诉她,她的丈夫郭某在外面有人了。
  挂了电话,她联系上丈夫,问他是不是真的。郭立马承认了,中午郭某回家,俩人大吵,郭某说:“咱俩离婚。”
  张玉芬说:“想离婚,门儿都没有。想离婚,拿100万给我补偿损失,你走吧。”
  后来俩人上小学的儿子回来了,张玉芬和郭某带着儿子去街对面吃饭,吃饭中途,郭说去上厕所,从此再也没回来。
  “他离家出走以后就不回来了,我们家所有的股票、所有的钱,把我烧水壶、洗衣机,把我单位的一万多,都给我拿走了,把家里该拿的都拿走。”
  “他单位组织旅游,规定了不准带妻子,但是回来的时候,我给他洗衣服发现旅游景点都是两张两张的票。”
  只不过那时候郭某说,南方阴雨多,他出门就包了个车,他得给出租车司机买票。
  “我就被哄过去了,信以为线年出生,从小就是男孩子性格,七八岁就是院子里的孩子王。后来上学了,也是绝对的积极分子,背语录,跳忠字舞。
  在2001年,距离丈夫郭某正式和二奶住在一起四年后,新《婚姻法》颁布了,张玉芬经过一番研究,意识到丈夫虽未与情妇办理正式的结婚手续,但长期生活在一起,已构成事实上的重婚。
  丈夫和情妇不会主动承认他们是“重婚”;小区居民不愿意站出来公开作证;公安机关认为这是家务事,不愿意调查取证。
  为了证明丈夫与情妇“长期公开以夫妻关系生活在一起”,张玉芬用坏了三部相机、两架望远镜和四台录音机。
  万般无奈之下,她不得已提出了离婚,2007年6月9日,经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法院判决,张玉芬与郭某离婚。
  那些年里,对于张玉芬“二奶杀手”的报道不说铺天盖地,但也令人闻风丧胆,甚至连国外的媒体都惊动了。
  每一次报道都对“二奶杀手”这个标签大肆宣扬,字里行间里透出的是张玉芬的极端与疯狂,远离张玉芬遭遇的人,认为这一切荒诞又可笑。
  张玉芬说这是她办的情感疗伤救助站,帮助受害的妇女走出婚姻的阴影。不单单只有女性,也有被婚姻欺骗的男性寻求她的帮助。
  双腿残疾的徐州女人是这个救护站的第一位入住者。“是她丈夫出轨后把她打残的。”张玉芬说。
  女儿出生半年内,她两次向法院提出离婚。最后,在放弃女儿抚养权和所有财产的情况下,才离了婚。
  社会与媒体对于张玉芬们的大肆指责几乎都集中在“打二奶”这件事已经侵犯了别人的合法权益,是违法的。
  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确实有不妥,也确实在镜头面前践踏了别人的尊严,甚至是血淋淋的惨案,我们当然不应该提倡这种极端的做法。
  “哪一个中年妻愿意把自己的家庭和丈夫拱手让给别人?” “她们更应该有一个类似温暖的家庭。”
  这些中年妻们早早给自己的人生身份下了定义,她们是某某的妻子、某某的妈妈。丈夫的出轨、家庭的破裂、甚至儿女无法相见,是她们世界崩塌的开始,自己努力维持的一切都在慢慢反噬自己。
  后来我想过,这些经受过婚姻伤害的女性,她们团结在一起,是属于她们阵营的女性团结,发生丈夫出轨的事情后,将矛头统一指向另一阵营的女性,这可能是女性被迫对男性的一种校正方式。
  “我丑话说在前头,哪一个人如果跟我走进婚姻殿堂,如果再在外头沾花惹草,我这回杀的就不是二奶,我先把你宰了。”
  “这么长时间了,看的也差不多了,有时候(婚外情)不是拳头能解决的事情。”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