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3-27 17:18:05 | 查看: 13| 回复: 0
  老大的幸福 豆瓣大壮小说全文阅读
  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了6座“祭祀坑”,坑里有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
  其实仅仅八十年代以来三星堆的文化符号就给人莫名的震撼,很独特很奇怪,又很捕获人心。
  为此央视在新闻出来的当晚制作了《夜话三星堆》,连线互动时,在专家名单里请了作家南派三叔。
  就像上面说的,一些人会被盗墓类悬疑小说带偏了对历史的认知,长此以往下,对于为我们文明的传承不是好事。
  之前出圈不久的“河南考古”怒不可遏,直接点名:“你们这一番神操作,让人情何以堪。”
  在他们看来,这不仅仅本末倒置,还意味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何况这石头本身就是害人不浅的胆结石、肾结石……
  就像据网络信息显示的,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抨击了央视和南派三叔的行为:
  近年,往往有这种情况:有些媒体不了解考古学者,文物收藏者,盗墓类悬疑小说作者是根本不同的人群,让后两者跨界去对作为科学的考古学评头品足,这是让考古学界非常反感,非常难以接受的。因为这两类人不仅完全不懂考古(考古太专门了,一般人都不懂),而且做出行家里手,居高临下的姿态,对考古评头品足,指手画脚,令人十分厌恶。这样的情况出现,暴露出某些媒体人缺乏对考古是一门严谨科学的认知,把考古与考古和文物保护的天敌——盗墓混为一谈,把考古成果的宣传与胡编乱造地写盗墓小说的人混为一谈,这是最让考古学家愤怒和不可接受的。大杂烩希望央视不要再出现此类情况。
  王巍教授参加过夏商周断代工程,主持过河南偃师商城宫城的发掘,是2001-2018年担任“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
  如果真如网络信息所言,让这样一位学者专家说出愤愤不平的话,可见央视的行为在他眼里有多严重了。
  但这事还不止,很多人发现三星堆博物馆本来打算3月24日举办根据南派三叔盗墓类小说改编的动画首映礼。
  至此,一件本来是想让更多人看到的科普宣传,最后却搞到众怒难平,这是何等的魔幻。
  看了上面这些批评,你可能觉得央视这个节目整个就是采访南派三叔,而南派三叔一副专家的样子,在那真的给观众科普对吧?
  “这么严肃的一个场合,我觉得也不能太娱乐化,这种事情跟我们写小说的关系不大。”
  他主要还是以一个小说作者的状态去介绍自己的创作历程,他还称赞了一把,正是青铜神树启发了他的创作,正是现实的伟大让小说怎么样都追赶不上……
  一共142分钟的对话连线中,南派三叔的部分只占了3分钟,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其他专家学者主导了这次的节目。
  比如让1986年三星堆考古发掘领队陈德安与人大和北大的四位考古学生对话,关于青铜大立人手里握的是什么的问题说说自己的看法。
  一个学校的学生不同意另一个学校学生的看法,然后陈德安老先生又不同意一个学校的说法,畅所欲言。
  这样的科普非常好,它把各方观点交代清楚,而且用青年学生的出现来拉进与年轻群体的距离。
  还邀请哈佛大学人类学教授傅罗文,傅教授生动形象地说三星堆是过去成都平原的CBD。
  除去南派三叔的部分,从形式和内容上来说,不得不说央视这次节目并不算离谱,像有些评论里讲的那样“没有请专家”的说法,确实有点儿偏颇。
  所以这件事,正如大佬说的一样,真正招黑的并不是这样一场直播没起到科普作用没请专家,而是在这样一场直播中,加入盗墓小说作者的内容,并且大量用盗墓小说作者来连线去做宣传。
  一方面,是三叔的某些粉丝比较狂热,诸如一些粉丝认为《盗墓笔记》是个预言小说,预言到了青铜树会成现
  另一方面,乱合集系列小说目录则是有一些年纪比较小的读者,读多了盗墓小说,甚至觉得考古和盗墓差不多,或者觉得盗墓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盗墓人挖到值钱的金银珠宝或者完整古代器物会欣喜若狂,挖到碎片会懊恼不已,有时候为了墓穴的照明干脆烧掉了他们自认为不需要的破烂针织品;
  而考古学者要找的,恰恰是证明古代人如何生活的种种器物,除了找文物,还要发掘房屋、道路、桥梁、生活设施等。
  所以,考古不是挖宝,金银财宝的挖掘、古人坟墓的挖掘只是考古工作中的一部分。
  盗墓的方法是打洞;考古提取文物的过程有加固、保湿、拍照、绘图、登记、逐层逐件提取等。
  实际上盗墓的手法简单粗暴,往往就是炸药一用,炸炸炸;考古则需要地质学、物理学、化学、微生物学等多学科多技术的综合应用,小心翼翼地对文物遗迹进行发掘。
  正是这种对比,所以往往造成这样的局面:盗墓贼把墓穴毁得惨目忍睹,而考古专家要经年累月地进行修缮工作。
  山西省博物院镇馆之宝“西周·晋侯鸟尊”,由于盗贼的爆破,鸟尊被炸得有百快碎片,之后经专家修复才得以重现本来面目。
  中国颁布的《考古发掘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不得主动发掘古墓,保护为主,抢救第一。
  比如考古工作能够在宣传历史文化知识、弘扬民族文化、 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比如考古成果可以改变我们认识国情和世界的方式,可以为社会文化发展,满足国民的文化需求做一系列正能量的事情。
  详细来说,考古为公利而几十年如一日地奉献,盗墓为私心而不顾文物的毁坏与否。
  而且盗墓的多了,对官方考古工作是一个巨大阻碍,很多本来可以保护起来的文物,会因为盗墓者的破坏损害殆尽。
  甚至盗墓者和考古者会出现肢体冲突,以致于新千年初著名考古学家邹衡先生回忆自己在天马-曲村的发掘工作时,非常痛苦地写道:
  到这里,应该能明白考古界对盗墓者的讨厌,对盗墓文化盛行的讨厌。夸张点说,考古工作者和盗墓者应该是势不两立的。
  创作者有他们的自由,不能说因为“怕教坏孩子”,就把盗墓小说给禁了。但考古工作者辛苦在一线,出现成果后,不希望媒体请来盗墓小说作者过来“科普”,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所以,更好的考古宣传迫在眉睫,否则工作做得再好,很多人还是会把专家们当成文物贩子。
  上面这些道理,相信央视的工作人员不会不明白,但他们依然通过三叔炒热度,最后惹得众怒。
  一个很大的原因,还是在于他们的目标,是让更多人关注到考古成果上来,希望话题能出圈,但更多时候,这些相对严肃专业的话题,难以出圈。
  科学当然需要关注,科学家也需要流量,乱合集系列小说目录媒体的工作应该是在不误导公众的情况下,帮助这些科学工作获取流量。
  所以一味批判央视做法也不太好,毕竟央视也只是希望能让这事多点关注度,让科学家能多点粉丝,生活状态也能好一点。
  这些私人物品包括美好祝愿的众人签名、冥王星发现者克莱德·汤博的骨灰、刻有爱好者名字和“新地平线”号任务小组成员资料的光盘,等等。
  再者,NASA面向全国征集上太空进行的青少年实验项目,还为每一个探测项目建立科普网站,激发了青少年们的科学激情。
  社交媒体平台上开设了几百个账号,通过上下级账号之间的串联等方式,旨在形成全方位宣传的新媒体传播矩阵。
  据说为了热度效应,NASA的这些账户往往选择一个网友上网高峰期发送推文。
  在杭州和上海办科普教育大展,当时直接提供了原版复制的国际空间站,AR行星漫步装置,经典的阿波罗计划登月宇航服和NASA-Z2火星服等等,航空粉们大呼过瘾;
  也许这样的浪漫是有物质基础的,其中之一是从1998年起,NASA每年超1亿美元的经费用于科普教育。
  但说归说,笑归笑,按照上面的描述,我们知道NASA科普成功的关键在于多元化的宣传渠道,在于与时俱进的宣传方式。
  我们的考古科普亦如此,在当今更为迫在眉睫是因为中国已是一个大国,需要展现出大国的文明形象。
  文明的定义往往更需要自己给自己去做出,而不是任由其他国家肆意定义我们的肤色、我们的道德、我们的生态环保、我们是否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当康辉说中国已完全可以平视世界,其实已经是在回答一些国家认为中国只有三四千年文明的问题。
  当网文在欧美大行其道,引得当地青年手不释卷时,其实也已经在回答如何更好地讲好中国故事的问题了。
  “好”字难当,不被流量带偏了对历史和文明的追求,不沉浸过去朝代的虚无想象,对社会来说依然是一个沉重的难题。
  只是今天而言,答题纸正摆在年轻人们的面前,丰富多样的作答工具亦在了面前。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