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4 天前 | 查看: 12| 回复: 1
2021年3月31日下午3点38分,一个微信名叫溪泉山人(秦阳)位置为山东烟台的人向我发出了加好友申请,看了头像,是我大学时候的班主任李秦阳老师,然后简短的聊了两句,问了下别的同学,好像班主任没有加他们,这让我觉得很是奇怪3458突破了!行情真的来了吗?,也有些怀疑。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2011年我即将毕业的那个夏天,当时校内网很火爆,很多心情和学校的点滴都是通过校内网来记录的。原本在大四的上学期我便签了就业协议,单位是国美电器,毕业前也去实习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辞了职,并且第二天就买了回昆明的火车票。大四下学期除了做毕业论文,基本上没课,就是学生自主学习或者找工作实习的时间,所以辞了职我当然是回昆明重新出发,重新找工作,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在班级群和同学们告别,发了一句:“同学们,我要回昆明了,再见了!”然后上校内网逛了一圈,有个以“烟台大学”命名的好友给我发了信息:“你毕业要回去了吗?要保重”,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我那是冰凉的心底有一丝丝的温暖,然后问了他是谁?对方回复“我是你的校长房绍坤”,我一下子傻眼了,怎么可能呢?日理万机的一个校长怎么可能关注到我一个小小学生的存在,而且还来关心我,虽然带着这样的怀疑,我还是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就好像天上掉了馅饼这么巧的就是砸中了我,然后我就想要加他Q既是你这等说,拿去罢Q,要和校长保持联系,毕竟这是很让我骄傲的一件事,然后他居然说他没有QQ,说是赶不上时髦,顺道的就让我帮他申请了QQ号,然后当然我就很听话的帮他申请了,我还成为了他的第一个好友,备注:房绍坤老师,当时我宿舍好几个同学要羡慕死我了,然后我把这个新QQ号也给了同学们,她们都很想认识校长,这个事一直让我很沾沾自喜。从那一天后只要我上QQ,房绍坤老师就会给我发消息,他一起陪伴我,从找工作的各种不顺聊到初恋的各种情伤,他一直安慰我,很多交流的详细内容我记不清了,唯一最深刻的一次是,我跟他说了初恋的大概过程,说起了我无处安放的情伤,他跟我说“谁的青春不伤悲呢?”这让我陷诚为三界坎源山,滋养五行水脏洞!美猴王正默看景致,只听得有人言语入了沉思,那个毕业季,我的美梦破碎了,心也破碎了,常常走在街上,不由自主的流泪,常常坐在电脑前,情不自禁的流泪,常常躲在被子里,放浪肆意的流泪,可是都没有大声哭过,无法自拔的陷入了那样的悲伤里,并且没办法上岸。那是我这一生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痛到不能呼吸,心痛到厌恶整个世界,可是每天还是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去找工作,去和朋友正常交流,去给父母报平安,没有人知道其实我老早就崩溃了,崩溃的一塌糊涂,可是却不能放任自己,让别人担心,同时我也深深的恨着那个让我陷入这样局面的人。爱有多深,恨就会有多深,这句话不对,应该是爱有多深,恨只会更深,世界上的幸福就只有那一种,不幸却有那么多钟,在那个无助又无爱的季节,我一个人来到举目无亲的昆明,四处碰壁的找工作,再也没有那个人可以给我指引方向,也再也没有那个人可以牵我的手,深情的凝望我,也再也没有那个人一脸心疼的走向我,拥我入怀。我必须学会坚强,必须学会自立,必须学会忘记,就从那个夏天开始。后来我如愿以偿的找到了工作,并且签了就业协议,是一家国企,自我感觉还不错,然后在回家和妈妈团聚了几天之后,我又踏上了返校的征途,那是我最后一次坐那趟去烟台的火车,心里五味杂陈,似乎整个人都空了,处于一种懵的状态。回到学校做完毕业论文,就是一场接一场的离别宴,大家笑着进去,笑着吃喝,然后哭着散场,是的,有些人一别就是永生,一别就不会再相见,在那个交通还不是很发达的时代,那种距离上的遥远就是一道深深的鸿沟,建立在恋人之间,同学之间,无法跨越,也是因为这样,当时有毕业季就是分手季的说法,每个字眼都透着感伤,莫名之间骗了多少人的眼泪,那个我们最真挚最无助最渺小的年代,我把我所有的梦都留在了烟台,留在了那个有大海有沙滩有你的地方。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的人生开始剥离了,那个爱做梦爱幻想又天真得一尘不染的我彻底的死在了烟台大学三元湖的边上,也许一直飘荡在三元湖的上空,久久的找不到归处。
  记得是在我们宿舍离别宴上,舍友们都喝了点酒,突然的说起了我已经结束的初恋,说起了L,然后她们都说要帮我出气,说要打电话骂他,结果真的打了电话,她们挨个对着他说:混蛋!那一天晚上也是在一阵哭泣中结束的。毕业季的泪水仿佛特别的多,各式各样情感的结束都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需要一种仪式感,眼泪就是最好的仪式感,随着大家的泪水流出来,一切的不舍与伤感也都一起流走了,流走了。
  后来在我要离开烟台前的第三天晚上,舍友接到了L的电话,关于他的联系方式我统统拉黑了,倔强的以为只要把与他相关的一切都扔掉,就能当做没有发生一样,可以继续我原本的生活,可是尽管联系方式,书信,物件都处理掉了,他在我心里的印记却始终无法抹灭,一直醒目,一直深刻。舍友说L要找我,我接了,他在那头哭着说:“对不起”然后胡乱说了一通,听得出来已经醉了,他平常是个很克制的人,也许也只有喝醉了才会那样的放肆。后来我还是跟他出去了,银邦股份 资金高低切换的绝佳品种想着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见面了,去了我们常去的海边,踩了我们常踩的沙滩,六月末的时”宝钗听了,忙命莺儿去要了一丸来与平儿.宝钗道:“既这样,替我问候罢,我就不去了光,本来是很热的天气,可那晚的海风却吹得有些冷。       债,活生生的超短教材。大盘要回踩生命线了。奥特训比厦门银行如何?。情绪进冰点,造妖需抱团~。9月28日:崇达转2上市价预估?。8月我在西安炒股。他说罢,径出门,徉徜去了。

9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4 天前
谁能主持公道?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